夏天放牧防中毒:竹溪一养殖场百余只羊相继死

  灭顶之灾,20多天死了100多只羊
大学毕业后,明安存决定回乡创业。去年开始,他和家人投资110万元,又吸纳7户村民的140万元资金,建起了一座养殖场。不过最近的20多天,明安存有些迷茫了,自己创业的梦想,突然间变得遥不可及。因为养殖场里的羊,接连死去100多只。
昨日14时许,记者赶到明安存的养殖场时,他和母亲朱本珍等人正顶着烈日在羊舍边发呆。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小树林里,躺着五六具羊的尸体,而面前的空地上,还有几只羊正在不停地原地打转,另外几只,则躺在地上不停地抽搐。
树林里那几只,都是今天刚死的,这几只躺地上口吐白沫正抽搐的,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也会死,那几只原地打转的,症状稍轻一些,但肯定也活不了了。明安存说,连日来,他的养殖场里,已经有百余只羊死于这样的症状,先是原地打转,然后躺在地上抽搐,最后死去。
县河镇动物防疫检疫监督站(简称检疫站)站长柏杨和另外一位兽医一直守在养殖场,但也束手无策。能用的药都用了,能试的方法也都试了,没有效果。有着16年兽医从业经验的柏杨说。不过他们并没有放弃,还在试着给一只体格健壮的种羊输液,这只羊值3000多元,希望能救活它。
从4月27日开始,明安存、朱本珍等人发现养殖场的羊开始出现异常情况:口吐白沫,原地打转,不吃东西,抽搐。

朱本珍抱着死去的羊伤心不已
以为是养殖场里出现了瘟疫,明安存立即请来柏杨等人前来诊治。但用药之后没有任何效果,到4月29日,第一批7只羊死亡。那天开始,明安存的养殖场里,几乎每天都有七八只羊死于相同的症状。
在羊舍不远处,有一个2米多深的化粪池。这里面已经扔了50多只死去的羊,另外一些我们在消毒后进行了掩埋处理。明安存说。
截至昨日18时,明安存的养殖场里已经有114只羊在出现上述症状之后死亡,累计损失大约有16万元。
解剖分析,羊群死亡系中毒所致
明安存的养殖场从去年开始建设,柏杨参与了养殖场的建设规划等方面的指导工作,之后养殖工作开始后,他和几位同事又参与了该养殖场所有的防疫工作。因此,得知养殖场出现异常情况后,柏杨20多天来每天至少两次出现在养殖场。
一开始我们也担心出现了瘟疫,但发现这些羊没有出现任何的体温变化。柏杨说,因为按常理来说,动物出现瘟疫,都会出现一个最常见的症状,那就是体温升高,也就是通常说的发烧。
在排除瘟疫之后,柏杨等人又根据这些羊出现的症状,怀疑这些羊生了脑包虫(一种动物疾病)、脑膜炎、或者是中毒。有了这些初步的判断之后,柏杨分别请来了附近几个乡镇检疫站站长及县里的一位高级工程师前来会诊。为了判断更准确,一个5人组成的专家组对其中3只出现症状的羊进行了解剖。
最终,我们几个人都一致认为是中毒,但由于缺少化验设备,不能确定具体中的是什么毒。柏杨说。
在确定这些羊中毒后,明安存到镇上的兽医站里,买完了兽医站所有库存的动物解毒药百毒解,光这一项就花了2000多元钱。另外,还有维生素C溶液等解毒药品,用来给羊注射。此外,朱本珍还每天弄来绿豆汤、鸡蛋清等解毒物品喂羊,希望能给养殖场里的羊解毒。但即便是这样,丝毫没有改变养殖场里瘟疫般的现实,每天还是有羊出现症状后死亡。
羊群中毒,村委会喷药除草被疑诱因
好好的羊群,为何出现了中毒症状?毒源又出在哪里?就在一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养殖场一位负责放羊的工作人员发现了一个值得怀疑的情况。在距离养殖场不到50米远的一条乡村公路边,原本郁郁葱葱的青草开始枯萎死亡。
路边的草被人打了农药,每天都会从那里经过的羊群,吃了这些带毒的草。有了这个怀疑之后,明安存等人开始四处打听,果然得到一个证实,4月25日中午,有人在养殖场附近的路段喷洒了农药。
原来,村里将这一段道路的日常维护工作承包给了村里一对老夫妻,每年村里支付800元的费用,由这对老夫妻负责道路两侧的日常维护,包括清理路边的杂草。明安存找到负责道路维护的汪园玲老人,她承认了自己在道路两边喷洒农药的事实,同时老人还为明安存提供了喷洒农药草甘膦的包装,是好让兽医们对症下药。
昨日下午,记者找到了70岁的汪园玲老人。她告诉记者,当天中午她跟老伴儿确实到养殖场附近的路边喷洒了农药,而所用的农药,是她在镇上买来的。在那里喷药,今年已经是第5年了,以前每年都是这么操作的。汪园玲说。
不过即便是拿到了老人喷洒农药的包装袋,兽医们依然无法救活一只羊,因为他们发现,这些羊中的毒无药可解。
县河村委会: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证明
获知这一情况后,明安存等人认为,如果这些羊确实是吃了路边喷过农药的草而死,村里在这件事上应该负有一定的责任。于是他们先后找到了县河村、镇及竹溪县相关部门,希望得到一个说法,但至今没有结果。
村里认为,没有直接证据能证明这些羊的死亡,跟路边喷洒农药有关,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这些羊确实吃了路边的草。于是,村里提议让明安存到省级相关部门对这些死亡的羊做一个鉴定,然后按照法律程序进行。
不过村里的提议遭到了明安存等人的拒绝,因为他们认为这样不合理。时间过了这么久,现在去做鉴定,结果肯定不准确。明安存说。
同时,明安存提出了一个建议,在他种植的一片牧草上,喷洒相同的农药,然后买几只健康的羊,让这些羊食用这些喷洒了相同农药的牧草,如果羊再出现相同症状并且死亡,则由村委会承担他的损失,如果羊使用牧草后不会死亡,则养殖场自行承担现有的损失,并且由养殖场在媒体上公开向村委会道歉。村里说这种方法不科学,没有同意。明安存说。
昨日下午,县河镇县河村党支部书记明安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目前养殖场不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这些羊吃了路边那些喷洒农药的草,更没有证据证明这些羊的死因跟喷洒的农药有关,因此村里不可能就此赔偿养殖场的损失。
希望他们去做一个鉴定,如果鉴定报告能证明这些羊的死跟路边那些喷药的草有关系,他们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索赔,村里该负什么样的责任,我们自然会负责。明安华说。
记者了解到,目前当地警方已经介入此事并展开调查工作。

本文由养羊需要哪些技术_专业养羊技术,灾病防治_富农养羊网发布于疾病防治,转载请注明出处:夏天放牧防中毒:竹溪一养殖场百余只羊相继死

相关阅读